本站总点击榜:
赵氏嫡女(np)
罪城
我家的女鬼超凶
公公与儿媳妇
一生何求沈浩秦菲雪
父爱
诊所情缘
西游:万界书店
神宠进化:从召唤神龙开始
我的专属教练
诊所情缘
每168小时获得一个异能
罪孽深重
盗墓:摸尸就变强!
陈梅是个大美女
超燃狂少王浩李洁
我在海贼卖罐子
灵气复苏:亿万倍天赋
豪门重生盛世王女
玄幻:从混沌体开始
海贼之神级提取系统
人在奥特:开局娶了居间惠
大唐女帝:女婿,你认出我了吗?
家公往事
饱暖思婉晴
最强管理员
偷爱
盗墓:开局炖了怒晴鸡
青涩年华小说
黑帝99次宠婚:宝贝,别害羞
向往:神级选择
抗战之超级山寨工厂
我的魅力岳陈蓉
从斗罗开始打卡
师尊要带我称霸诸天
海贼:磁力剑神
开局怒怼相亲女嘉宾
王者荣耀之一个人头99999¥!
母乳的诱惑
血脉重生陆鸣陆瑶
我,万年锻体期老祖
僵尸世界:我变成了任老太爷
桃子熟了
洪荒之我的老婆是女娲
我的老婆是主播
开局满级阴阳禁咒
大唐:我的老婆是李秀宁
开局从收租大佬开始
从向往开始的软饭王
我能升级万物
我!创造了神话世界
西游,从一头牛开始
玄幻:开局连接洪荒圣人
吃鬼的一百种理由
柯南:最强嫌疑犯
从斗罗开始之万界无敌
邻居情缘
都市之一亿头魔神降临
快穿:反派BOSS是醋精
大唐之老子最强
我,让恐怖降临现实!
开局成为蜀山掌门
盗墓:从老九门开始
绝世少年有点邪
武者时代:百倍复制
从西伯利亚开始建立帝国
神话三国之至尊帝皇
我,安澜,加入聊天群
都市之鬼片世界开宝箱
我在海贼开发app
从大树开始的进化
我在一拳超人捡属性
玄幻:十万倍天赋
娱乐:隐退五年,被向往曝光了
都市:入狱当天成为算命先生
灵笼:黑客重生
我在铠甲做选择
老子又帅又有钱
港片世界当咸鱼
直播:最强哥哥
神奇宝贝之最强人生赢家
我师兄是李小龙
大秦:开局就造反
盗墓:开局激活隐藏身份
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
梦郎1
熊出没:开局揍了李老板
仗剑霸天下
我穿成了小说反派
三国:我能下载万物
海贼之我有三千恶魔果实
都市:逆天养老院
海贼:亿万倍经验增幅
父爱
综漫之万界漫画家
星际大巫
总裁的天价穷妻
超次元公会
洪荒:签到成神
我在九叔世界做选择
本站最新更新:
悠闲的法师之路
特种兵:你傻阿,我们是炊事班
大唐之我真是纨绔皇子
我女扮男装那些年
团宠太子妃是满级大佬
冒牌衰神上位记
转生不是为了兽耳娘
画妖师
农场,啤酒和理想生活
迷雾岛游戏:我能看到提示
开局签到辟邪剑法
黑夜与巨龙途径
超级医生:从签到开始变强
刚仙帝归来就被全世界发现
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
反派大佬把娇妻人设玩崩了
仙界大佬回来了
太子宠婢她跑了
分手后我在娱乐圈爆红了
真千金她有千层马甲
别为他折腰
今天夫君杀妻证道了吗
我讲的故事能破案
万界圆梦师
太平客栈
我,真不知道原来你们是神兽!
写给太宰先生的一百零一封情书
都市最强修真学生
我的世界:只有我知道合成列表
王者:我,通天野王!
大明:别让太子逃了!
Moba:随机一个位置无敌
我,洪荒望舒,开局开除羲和月籍
都市:皮了一下,双倍的快乐
开局十连抽走向无敌
摊牌了,这是皇帝聊天群
我夺舍了反派圣子
幻想都市之许愿召唤
火影之海陆空最强生物
海贼:混在凯多海贼团
娱乐:我成了自闭症患者
无限动漫:开局模板继国缘一
霍格沃茨之宠物大师
末世胖妹逆袭记
我在古代打副本
开局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
大佬在生存游戏里飒爆了
重生之我的1992
开局在大唐迎娶长乐
奥特时空传奇
从火影开始的无限世界之旅
美漫诸天
外乡人的旅途
宝可梦世界的狂想
我在生化世界里的骚操作
斗罗之冥帝传说
大佬横行娱乐圈
重生之绝世废少
特工:开局郑耀先要收我为徒
宠妻入骨:神秘老公有点坏
在惊悚游戏养崽崽
极品捣蛋系统
重生庶女之琉璃失锁
和亲公主回来了
穿越之我在古代开淘宝店
道士下山,六个师姐都护我
我的外挂是山海经
傅爷的王牌傲妻
穿越之黑莲花复仇记
神祗:我有一个洪荒世界!
柯学大侦探
人在超神开局聊天群扮演银河之力
黑箱后祖宗她报恩成功了
异国猎宝档案
开局签到百万日
斗罗之我能掌控时空
末世:虫巢吞噬系统
签到十年,我的三千剑意瞒不住了
快穿大佬又在反套路
反派的猫会种田
修仙签到百倍奖励
浴火重生:携手九天
娘子她娇美动人
别逼我,我真不想做海王
开局签到圣人果位
没有刁民想害您
团宠四岁半,王妃又奶又凶
穿书之我渣了大佬之后
大佬退圈后马甲又被扒了
玄幻开局发现绝品神器
权宠黑心莲王爷
我真的是渣男啊
洪荒:我,阐教弃徒,阅读就超神
冷宫娘娘她是陛下的白月光
开局直播卖葵花宝典
和女神老婆流落荒岛
地窟生存:我能听见提示音
绑定王者红包群以后
穿回古代卖羊肉
福运飒妻在八零

玉金记 第358章 苏八郎之心似铁

小说:玉金记 作者:只今 更新时间:2021-02-23 16:40:37 源网站:源11

357

苏好意睡得全身骨头都酸了才爬起来。

天黑了,屋子里更黑。

期间司马兰台来送过两次饭,一次苏好意真睡着,另一次装睡。

傍晚的时候她爬起来把门从里头插上了,司马兰台是君子,不会干逾墙而入的勾当。

赤脚下地点着蜡烛,看吊在墙上的影子,头发蓬乱衣衫不整,简直像鬼一样。

苏好意知道,总这样避着也不是办法,有些话总要说明白,有些人总要割舍开。

一场大醉,让苏好意元气大伤,多少有几分心灰意懒。

她睡了太多睡不着,干脆烧了水栉沐。

湿着头发又去热饭吃,她记着姹儿姨的话——情字上当断则断,拖泥带水只会害人害己。

当初姹儿姨听闻妙哉圆寂,把自己关在房里整三天,不饮不食。

三天后沐浴更衣,饮食如常,彻底把那人放下,再也不牵挂。

苏好意在这事上虽然难过,但她陷得不深,所以割舍的时候也并不是多么痛苦。

断情的事她见过太多,知道再怎么难熬,只要时间足够长,就能让伤痕愈合。

何况,她和司马兰台并未真正在一起过。

不过是一些暧昧的情愫,就像春天的一阵风,夏天的一场雨,刮过了、下过了,天总归要晴的。

苏好意散着头发收拾屋子,她的头发柔软浓密,得耐着性子等它干。

毊灪 毊灪。等到天色破晓,苏好意的头发也干了。

她开始穿外衣,只觉得红色碍眼,选了一件蛋壳青的袍子。

头发全都束上去,戴了一顶素纱冠,看上去干干净净的。

天亮了,苏好意开了门走到院子里,看朝霞把东边的天都铺满了,晨风沁脾,让人精神一振。

院门被敲响,苏好意一听就知道是谁。

她走过去开了门,大大方方向司马兰台请安:“师兄早。”

她的嗓音微哑,像刚刚醒来的花。

她乖乖巧巧地站在门里,一身打扮像个小书生。

似乎更瘦了,下颌尖尖的,眼皮有些肿,鼻尖有些红,显然是之前哭得太狠了。

“还有哪里不舒服吗?我给你带了早饭。”司马兰台陪着小心问,苏好意这样他更慌。

不哭不闹,彬彬有礼,可礼貌也意味着客气,甚或是疏离。

“多谢师兄,我已经是个大人了,会照顾自己,以后不必这么麻烦了。”苏好意的语气不怨不愤,可司马兰台宁愿她跟自己吵跟自己闹。

“我能进去跟你说说话吗?”司马兰台一辈子从没这么低三下四过。

“在这里也一样的,”苏好意站在门里不动,也不许司马兰台进来:“一直都得你的照顾,八郎感激不尽。若前日醉酒有失礼的地方,还请师兄不要怪罪。那都是疯话醉话,认不得真的。”

苏好意完全不记得那天醉了之后自己做了什么说了什么,不过多半说了些傻话。

“我怎会介意,”司马兰台真是从心里苦到嘴里:“都是我不好,如今你酒醒了,我须得好好向你赔罪。”

“师兄言重了,”苏好意躲开司马兰台来拉自己的手:“你并没错,何来赔罪一说。错在我,隐瞒身份的是我,虽不是刻意,也到底是欺瞒。师兄是金玉之躯,我不过是个卑贱的庶民,得你青眼实属万幸,只是以后还望师兄多保重。”

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!”司马兰台要疯了:“你打我骂我都使得,不能……不能这么恩断义绝!”

“师兄不要误会,师兄永远都是我的恩人,”苏好意忍住哽咽说道:“以后师兄但凡有用到我的地方,八郎一定不推辞。只是男女有别,还是顾忌些好。以后我便不回青芜院去了,已然同师父说了,先住在他这里。”

司马兰台仿佛被流放到天涯海角的罪臣,连苏好意的一个眼神,一抹浅笑也得不到。

他双眼泛红,这些天茶饭无思,夜不成眠,苏好意煎熬他更煎熬。

若不是为了守住秘密,他早就跟苏好意解释明白了。

“八郎,一切都是我的不是,”司马兰台打算从长计议:“你先把饭吃了好不好?喝那么多的酒,必然伤脾胃。”

“多谢师兄,”苏好意真诚道谢:“我已经吃过了。”

嬯寷 2ȡxs● c〇m 寷。“我……”司马兰台的心像被无数钢针戳刺着,他不喜欢与世人亲近,唯独不要苏好意把他推开。

还要再解释,只听那边吵嚷嚷的,还有人大哭。

苏好意和司马兰台都不知怎么了,花芽气喘吁吁跑过来,拉起苏好意的手道:“快……快去劝劝黄师兄!”

“黄师兄怎么了?”苏好意大惊。

“是凌彩,”花芽皱眉道:“她出事了。”

苏好意知道黄汝竟喜欢凌彩,而且听学堂里的人说他们两个已经私定了终身。

“凌彩怎么会出事的?”苏好意不解:“她……”

“边走边说吧!”花芽拉起苏好意的手就走,司马兰台真想上前分开他们。

只是苏好意就那么跟着花芽跑了,把他一个人扔在原地。

凌彩出事的地方是溪水边的蔷薇丛,她昨夜失踪,众人找了大半个晚上,早晨才发现她死在了蔷薇丛的后面。

苏好意他们赶到时,黄汝竟正抱着凌彩的尸体嚎啕。

凌彩身上裹着黄汝竟的外衣,但能看得出来她原本的衣衫已经被扯得破破烂烂了。

她喜欢穿黄色衣裙,那丛蔷薇也是浅黄色的,春日里开得正盛。

几处的夫子都在,还有各处的弟子在一旁围观。

苏好意看见王冬儿她们都在哭,凌彩是她们的小师妹,机灵讨喜,大家都很疼爱她。

“是谁干的,这么缺德!”石勉的小拳头握得死紧:“查出来千刀万剐!”

几位夫子命人把凌彩的尸体抬走,可黄汝竟却死活不肯松手,他执拗得像个孩子。

巗攮 265xs. 攮。那么高的个子跪在那里,弯着腰,头几乎触到了地上。

他怀里的凌彩小小的,像个精巧的娃娃。

宇文朗他们边哭边劝,黄汝竟就是不放手。

“黄师兄,”苏好意走过去,难过得呼吸都不稳:“把她抱进屋子去吧,别叫这么多人看着,她一个姑娘家会害羞的。”
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9书院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玉金记,玉金记最新章节,玉金记 源11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